当前位置: 首页 - 他山之石 - 正文


【孙来斌】“先立后破”的方法论意蕴

2024年06月03日  点击:[]

2023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坚持稳中求进、以进促稳、先立后破,多出有利于稳预期、稳增长、稳就业的政策,在转方式、调结构、提质量、增效益上积极进取,不断巩固稳中向好的基础”。这一重要论述,为做好2024年经济工作指明了方向。其中,“先立后破”具有丰富而深刻的方法论意蕴。从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角度,自觉把握先立后破的方法论要求,对于贯彻落实党中央对经济工作的战略部署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1.理解立与破的辩证关系

立与破,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常用以表述事物发展状态的概念,在传统典籍中相关表述较为丰富。《周易·杂卦》云:“革,去故也;鼎,取新也。”《左传·昭公十七年》曰:“彗,所以除旧布新也。”这里的“革故鼎新”“除旧布新”,讲的就是破旧立新的意思。按字义,“破”有“破除、解除、废弃”等义,“立”有“创立、成立、树立”等义。

在马克思主义话语体系中,人们一般用肯定与否定来表达立与破的意思。创造新事物,即“立”;废除旧事物,即“破”。毛泽东同志对马克思主义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都有着精深的研究、独到的理解,他在《新民主主义论》中用“立”与“破”这对概念表达了建立先进的新文化与打倒反动的旧文化的决心,指出:“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它们之间的斗争是生死斗争。”

人们常常用“不破不立”“先破后立”等说法,来表达新旧思想观念、风俗习惯等方面的替代关系,即破除与建立、批判与建构等关系。近年来,作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方法论,“先立后破”出现在我们的经济社会生活中,并日益引起各方面的高度关注。在这里,“立”主要是指创造出新机制、新技术、新业态等新事物,相应地,“破”大致是指摒弃旧机制、旧技术、旧业态等旧事物。

“先立后破”“先破后立”“不破不立”“立破并举”等表达,共同揭示了立与破之间的多重关系。其一,立是夯实新基础,破是废弃旧条件。立的基础不牢,破的过程就十分艰难。从只有具备新基础才能废弃旧条件的意义上说,“新的不来,旧的不去”。其二,立是目的,破是手段。破旧,旨在立新。从通过手段达到目的意义上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只“立”不“破”,“立”的后劲不足,就失去了实现手段;只“破”不“立”,“破”的目的不明,也就失去了意义;立破并举,以“立”促“破”,以“破”护“立”,两者才能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因此,“立”与“破”是辩证统一的,在“立”与“破”中前进是事物发展的基本规律。就经济工作而言,无论是“立”还是“破”,都离不开“稳”,都是为了“进”。“立”与“破”的共同目的,就是为了实现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都是为了巩固和增强经济回升向好态势,实现经济行稳致远。

2.把握立与破的先后顺序

在一定条件下,“立”和“破”的次序很重要。比如,人们建造房子,究竟是先拆旧房、后建新房,还是先建新房、后拆旧房,这需要综合考虑地基利用、材料准备、居住条件、天气状况等多方面因素。如果在冬天即将来临、没有替代住房、新房子一时难以建好的情况下,就匆忙把旧房子拆了,这无疑是不可行的。做好今年经济工作,要坚持先立后破,对此可以从多个方面进行把握。

坚持鲜明的问题导向。一方面,要认识到这是根据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发展要求作出的战略部署。在过去一年,经过艰苦努力,我国经济回升向好,高质量发展扎实推进。当前,进一步推动经济回升向好需要克服一些困难和挑战,主要是有效需求不足、部分行业产能过剩、社会预期偏弱、风险隐患仍然较多,国内大循环存在堵点,外部环境的复杂性、严峻性、不确定性上升。这就要求我们,坚持稳中求进、以进促稳、先立后破,以确定性应对不确定性。另一方面,要认识到这是针对一些地方发展中出现的问题而作出的战略安排。从一些地方的实践来看,一些领域出现了“先破后立”“快破慢立”甚至“只破不立”的现象,带来矛盾风险叠加的后果。比如,在推进碳达峰碳中和方面,一些地方在实际工作中出现急于求成的问题,有的搞“一刀切”,踩“急刹车”,甚至出现“拉闸限电”现象。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等不得也急不得,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必须坚持稳中求进、逐步实现,决不能搞‘碳冲锋’、‘运动式减碳’。要立足国情,坚持先立后破,加快规划建设新型能源体系,确保能源安全。”

用好宝贵的历史经验。先立后破,强调的是多做加法,体现的是一种通过培植增量逐渐化解存量的思路,用意在于避免政策大开大合、经济大起大落。在这方面,我们党在领导改革开放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历史表明,“摸着石头过河”“先行先试”“渐进式改革”等做法,避免了因情况不明、举措不当而引起的社会动荡,为稳步推进改革、顺利实现目标提供了保证。就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而言,坚持不立不破、先立后破,是一条宝贵经验。做好今年的经济工作,要用好这一宝贵历史经验。

贯彻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先立后破,强调的是立在先、破在后,兼顾新与旧、稳与进、当前与长远,目的在于稳中求进,确保经济社会发展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对于如何积极稳妥推进碳达峰碳中和,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不能把手里吃饭的家伙先扔了,结果新的吃饭家伙还没拿到手,这不行。”这一生动形象的说法,是对先立后破的最好诠释,反映了对新时代做好经济工作的规律性认识。坚持先立后破,首要在立,该立的要积极主动立起来,该破的要在立的基础上坚决地破,防止和避免未立先破、快破慢立、只破不立。对于仍处于经济恢复和转型升级关键时期的中国经济而言,这显得尤为重要。要科学预判、谋定后动、循序渐进、稳扎稳打,保持好节奏,把握好尺度,不断巩固稳中向好的基础。

3.坚持立与破的系统谋划

系统观点是具有基础性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体现了唯物辩证法普遍联系的观点。“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经济社会发展是一个相互关联的复杂系统。坚持稳中求进、以进促稳、先立后破,将之贯穿各项工作之中,应增强各项政策的关联性和耦合性,正确处理好全局和局部、当前和长远、发展经济与改善民生、高质量发展与高水平安全的关系,在系统谋划、整体推进中讲好“最大的政治”。

坚持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加强统筹协调。各地区各部门确定工作思路、工作部署、政策措施,应自觉同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对标对表、及时校准偏差,坚决执行党中央作出的战略决策,确保不偏向、不变通、不走样。中央提出的各项改革举措都是经过精心考虑、精密设计的,要按照中央要求来推进;推出新政策,应坚持调查研究、先试先行、有序铺开,避免在时机尚不成熟、条件尚不具备的情况下一哄而上。

加大宏观调控力度,增强宏观政策取向一致性。当下,应加大宏观调控力度,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优势。当然,不能仅仅依靠经济政策来理顺关系、解决问题,非经济政策对经济运行所产生的直接或间接影响不容忽视,应加强财政、货币、就业、产业、区域、科技、环保等政策协调配合,把非经济性政策纳入宏观政策取向一致性评估,强化政策统筹,确保同向发力、形成合力。在调整政策和推动改革时,既要防止不同领域政策“挤碰头”、局部合理政策叠加形成负面效应的“合成谬误”,也要避免将长期目标短期化、系统目标碎片化的“分解谬误”。出台宏观政策,应分出轻重缓急,坚持先立后破,注重效果评估,争取“帕累托改进”。

在整体推进中实现重点突破,以重点突破带动整体跃升。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要有全局观,对各种矛盾做到了然于胸,同时又要紧紧围绕主要矛盾和中心任务,优先解决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以此带动其他矛盾的解决,在整体推进中实现重点突破,以重点突破带动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整体跃升”。当前,要围绕推动高质量发展,突出重点,把握关键,扎实做好经济工作。比如,在推动新旧动能有序转换中,要考虑富煤贫油少气是我国的国情、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短期内难以根本改变的实际,防止能源供应陷入“青黄不接”的困境。在绿色低碳转型中,首先要培育壮大新能源产业,实现新能源的“立”,在此基础上,逐步降低对传统化石能源的依赖;再如,在推进制造业转型升级中,构建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生物技术、新能源、新材料、高端装备、绿色环保等一批新的增长引擎,逐步淘汰落后和过剩产能,分别是立与破的重点。落实先立后破要求,关键是要解决传统产业转型升级问题,不能牺牲传统产业而一味追求新兴产业,应该走传统产业“脱胎换骨”、新兴产业“强筋壮骨”的产业转型升级之路,以科技创新引领现代化产业体系建设,推动制造业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发展。

(本文选自《光明日报》2024年03月12日08版,作者系北京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孙来斌。)



下一条:【王春超】以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促进共同富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