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成果 - 正文


张全省:百年来中国共产党坚持自我革命的历史经验与时代启示

点击:[]

中国共产党从1921年成立至今,在一百年波澜壮阔的伟大历史进程中,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由地下党、革命党到掌握全国政权的执政党,无论是在艰难困苦的革命战争岁月,还是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和平年代;无论是在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新时期,还是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新时代;无论是在治国理政实践中,还是在加强党的建设伟大斗争中,之所以能够永葆蓬勃朝气和生机活力,成为坚强有力、朝气蓬勃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带领人民取得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实现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关键在于始终坚持勇于自我革命的光荣传统。那么如何理解党的自我革命的涵义,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够自我革命,百年来党的自我革命经历了几个阶段,具有哪些历史经验,对新时代具有什么启示?

一、革命、自我革命与中国共产党的自我革命

在中国古代历史文献典籍中,最早提到“革命”的《周易》中说:“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应乎人,革之时义大矣哉。”[1](P238)这里所谓“革”指兽皮除去它的毛,改变它的样子,“命”则与古代天命观有关。意思是天地有阴阳寒暑变动,从而形成四季。商汤王灭夏桀王,周武王灭殷纣王,都算是伟大的“革命”行为,顺天命而应人心,故汤武“革命”,亦天地变化之道,合乎时宜。所以,“革命”合起来就是以武力推翻现政权统治,实现改朝换代。到了清朝末年,“革命”词义更加扩大,泛指重大革新。在英语中revolution是指革命、巨变、大变革。在拉丁文里,“革命”是一个起源于天文学的词,被哥白尼用于《天体运行论》,昭示天体在宇宙的运行方式,也就是沿着预定轨道周而复始、循环往复。在马克思主义者看来,“革命”是阶级社会中阶级矛盾、冲突和对抗激化的必然产物,也是改造世界、促进社会进步的根本手段和强大推动力。列宁指出:“一切革命的根本问题是国家政权问题。”[2](P19)而毛泽东则《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指出:“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3](P17)毛泽东揭示了“革命”是最震撼的变革力量和最激昂的精神状态。所以,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古代还是今天,“革命”都含有除旧更新的意思。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革命”的词义变得越来越宽泛,从政治意义上的革命拓展到技术革命、文化革命、经济革命、产业革命等。

自我革命是指个人敢于正视自己的错误,勇于坚持真理,自觉改正错误,实现“洗心革面”“脱胎换骨”的大无畏精神和行为。从哲学意义上讲,自我革命其本质是“主体在主动意义上和自觉意义上的自我扬弃,即事物发展过程中的‘否定之否定’”[4](P1031)。所以,政党的自我革命是指政党善于发现问题,敢于正视问题,勇于坚持真理,主动修正错误的积极主动的革命性精神和行为。中国共产党的自我革命是指在推动社会革命的同时,善于发现问题,敢于正视问题,勇于坚持真理,主动修正错误,实现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及其自我超越的一种积极主动的革命性精神和行为。勇于和善于自我革命,是中国共产党的鲜明品格和最大优势,是作为百年大党百炼成钢、永葆纯洁性、先进性的根本原因,是中国共产党锻造成为强大政党的成功密码。

二、中国共产党坚持自我革命的历史必然性

(一)坚持自我革命是中国共产党保持工人阶级政党先进性、纯洁性的本质要求。自我革命是工人阶级政党特有的鲜明品格。马克思、恩格斯明确指出,党在领导革命斗争中不可能完全避免犯错误,但要勇于承认错误,“经常自己批判自己” [5](P672) ,才能壮大起来。恩格斯更提出党内批评“是工人运动的生命要素” [6](P551) ,强调工人阶级政党“只有在内部斗争中才能发展起来” [6](P595) 。列宁继承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明确提出:“公开承认错误,揭露犯错误的原因,分析犯错误的环境,仔细讨论改正错误的方法———这才是一个郑重的党的标志。” [7](P167) 列宁强调无产阶级政党只有通过自我革命,及时清除党内的各种欺骗分子、官僚分子、不忠诚分子和不坚定的共产党员及危险分子,才能保证党的纯洁性和战斗力。中国共产党是工人阶级先锋队,又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其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除了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之外,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党的神圣使命是实现共产主义和解放全人类。党要实现崇高目标,必须实行最坚决彻底的自我革命,才能保持工人阶级政党的纯洁性、先进性,提升改造客观世界能力,推动伟大社会革命。

(二)坚持自我革命解决党内矛盾,是实现党的团结统一和坚强有力的必然要求。中国共产党诞生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党员绝大部分是农民和小资产阶级成分。“在我们党内最本质的矛盾,就是无产阶级思想与非无产阶级思想的矛盾,其中最主要的是无产阶级思想与农民、小资产阶级思想的矛盾。” [8](P327) 如果不及时清除党内各种错误思想,党就不能维护团结统一,变得坚强有力,也就不能保持纯洁性、先进性,就不能领导中国革命前进。民主革命时期,党内发生多次“左”右倾机会主义错误,从思想根源来说都是主观主义,理论与实际相分裂,主观与客观相脱离。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成为执政党,但也面临各种错误思想影响,特别是在改革开放环境和市场经济影响下,资产阶级腐朽思想文化和“酒绿灯红”会侵蚀党员思想,只有不断清除党内各种错误思想影响,党才能焕发生机与活力,实现团结统一,领导人民不断前进。

(三)坚持自我革命是兴党强党的有效路径,是党成为中国革命建设及现代化发展坚强领导核心的现实要求。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革命的敌人是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不仅力量强大而且极为凶残狡诈,革命发展绝不可能一帆风顺,有成功,有挫折甚至也有失败。如果党在发生错误后,不以自我革命为路径,坚持真理纠正错误,就不能发展壮大,领导中国革命胜利前进。新中国成立后,党要带领人民在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建设社会主义,任务依然极为艰巨。西方国家又实行封锁禁运,我们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依靠全国人民艰苦奋斗,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了重大成就。但由于急于求成,搞了“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随后又发生“文化大革命”的严重错误,国民经济发展遇到严峻困难,出现了停滞局面。如果党不能总结教训,反省问题,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就不能发展。进入新时代,我们要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目标极其宏伟,任务非常艰巨,又面临百年未有的大变局,而我们党内却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思想不纯、作风不纯、组织不纯问题,党面临更具有挑战性的新的历史课题。要兴党强党,就必须勇于自我革命,清除侵蚀党的肌体的病毒,实现新生和超越,不断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才能成为伟大社会革命和民族复兴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

三、百年来中国共产党自我革命的光辉历程

(一)1921-1949年的民主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推进自我革命是为了保持党的工人阶级政党的先进性,成为中国革命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带领人民完成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重任。这一时期党推进自我革命主要依靠自身力量,先是清除导致大革命失败的陈独秀的右倾投降主义错误。接着彻底清算造成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被迫进行长征,革命出现严重危机的以王明为代表的“左”倾教条主义错误,在遵义会议上确立了毛泽东在党和红军中的最高领导地位。而通过延安整风运动,使党在政治上、思想上彻底清除王明“左”倾教条主义影响,增强全党坚持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的自觉性,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理论成果——毛泽东思想走向成熟,并作为党推进自我革命的指导思想,坚持把党的思想建设放在首位,同时加强党的思想、政治、组织和作风建设,使党成为“一个全国范围的、广大群众性的、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完全巩固的布尔什维克化的中国共产党” [9](P602) ,带领中国人民夺取了全民族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领导人民进行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的革命斗争,推翻了三座大山压迫,实现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

(二)1949-1978年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中国共产党推进自我革命是为了使党在中国这样一个经济文化落后的大国建设、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过程中,成为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这一时期党推进自我革命主要是在新中国建立初期,果断处理贪污腐败分子刘青山、张子善,开展大规模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运动,清除党内不良现象,领导人民迅速恢复发展了国民经济,巩固党的执政地位,为完成社会主义改造、建立社会主义制度、进行大规模的社会主义建设创造了前提。面对“大跃进”和农村人民公社化运动急于建成社会主义造成的经济困难,党进行自我反思,确立新的经济方针,通过对国民经济进行调整,社会主义建设得到发展。而20世纪60年代以后,面对中国周边环境日趋险恶及国际反华潮流甚嚣尘上的态势,出于对党和国家改变颜色的思考和担心,毛泽东发动了“文化大革命”,结果造成社会动乱和国民经济的严重停滞,但他经常注意克服我们党内和国家生活中存在的缺点,巩固党的执政地位和社会主义制度的用心是显而易见的。特别是建国初期,党在加强自身思想政治组织作风及廉政建设中建立的相关制度,对于后面坚持党的自我革命具有长远指导意义。

(三)1978-2012年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党推进自我革命主要是以极大的政治勇气纠正“文化大革命”错误,清除党内存在的“两个凡是”,重新确立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确立邓小平、江泽民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三代领导核心和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强领导,形成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第二次历史性飞跃的理论成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解决了什么是社会主义、如何建设社会主义,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党,如何建设这个党,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么发展等重大问题,抓住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将党和国家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实行改革开放,开展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坚决反对党内腐败,坚持从严治党,加强反腐倡廉建设,建立完善党的建设的相关制度,把党建设成为人民拥护信赖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领导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取得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

(四)2012年至今,党带领人民走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习近平明确提出党的自我革命的概念,揭示了党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自我革命的科学内涵,阐明了党的自我革命对于巩固党的团结统一、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必要性及重大意义。而面对党内存在的思想、政治、组织和作风不纯等突出问题,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全面从严治党,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以刀刃向内的勇气向党内顽瘴痼疾开刀,以雷霆万钧之势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以钉钉子精神把管党治党要求落实落细,全面从严治党取得新的重大成果,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不断提高。面对百年未有的大变局,面对四种危险和四种考验,通过自我革命,“党的创造力、凝聚力、战斗力显著增强,党的团结统一更加巩固,党在革命性锻造中更加坚强,焕发出新的强大生机活力” [10](P8-9) 。党领导人民正朝着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目标不断奋进。

四、百年来中国共产党推进自我革命的历史经验

(一)自我革命是党获得“新生”的关键。党在领导中国革命和建设及现代化发展过程中,不可能没有缺点和错误,关键的是对待缺点错误的态度。这是衡量是否为真正马克思主义政党的试金石。从党的历史上看,在第一次、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党内先后发生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和王明“左”倾冒险主义错误,正是党勇于自我革命,坚持真理,纠正错误,才逐步找到了适合中国革命实际的正确理论和道路。建国后我们党正是纠正了“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的错误,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才走到改革开放的正确轨道上来。因此,勇于自我革命,坚持真理、修正错误,是我们党突破“旧我”,获得“新生”的关键所在。

(二)认准革命对象是党自我革命的首要问题。党内进行自我革命,必须找准革命对象。在革命不同阶段,党内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观念、行为习惯,会以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大革命时期陈独秀的右倾投降主义,大革命失败后党内发生三次严重“左”倾错误,特别是王明“左”倾机会主义错误,使中国革命处在危难之中。遵义会议解决了极为紧迫的军事路线和组织领导问题,使中国革命转危为安,但王明“左”倾机会主义思想余毒还影响着党员干部,到了抗日战争时期集中表现为党内的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和党八股的不良作风,腐蚀党的肌体,影响党的形象,削弱党的战斗力。中国革命胜利前夕,党内产生的骄傲自满、贪图享受、不愿过艰苦生活的思想倾向,新中国成立后各种剥削阶级思想对党员干部的侵袭,党内腐败现象的滋长,贪污、浪费、官僚主义的产生等等,都威胁着党的执政地位。改革开放新时期,特别是在世纪之交,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出现严重挫折的情况下,一部分党员干部思想僵化、信念动摇、组织涣散、作风浮漂,尤其是腐败问题和各种不正之风滋生蔓延,严重损害了党的形象,动摇了党的执政根基。如何抓住机遇,迎接挑战,化解风险,更好地巩固加强和发展我们的党,需要我们党做出回答。而进入21世纪后,中国共产党面临“四大考验”和“四大危险”,亟需党的领导核心积极应对。正是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和习近平以强烈的忧患意识,切实关注、认准不同阶段的自我革命对象,及时清除党内存在的问题,我们党才能保持活力,领导人民革命和社会发展不断进步。

(三)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是党自我革命的立足点。推进党的自我革命是一项十分复杂而艰巨的任务,必须坚持实事求是原则,采取符合实际的方法解决问题。大革命失败后,党开始纠正陈独秀右倾投降主义错误,确定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这本来是正确的决策,但在纠正错误的过程中,由于没有认清革命形势处于低潮的实际,采取“左”倾冒险主义政策,盲目照搬苏联革命经验,热衷发动城市暴动,命令在井冈山根据地的工农红军去攻打城市,结果造成新的失败和革命力量的再受损失,尤其导致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被迫长征。直到遵义会议召开,党的路线才回到正确轨道。抗日战争时期,党中央毛泽东针对党在学风、党风、文风上分别存在违背党性原则的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党八股问题,结合党内实际,创造整风运动的形式解决问题,全党达到空前的团结统一。在新中国建立初期,针对在党政机关工作人员中存在的贪污、浪费和官僚主义问题,毛泽东发动了“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运动,依法判处大贪污犯、原中共天津地委书记刘青山和原中共天津行署专员张子善死刑,教育了大多数干部,挽救了犯错误同志,清除了贪污腐败分子,巩固了工人阶级的领导地位。而由于毛泽东对党和国家政治状况的估计脱离了实际,认为党中央出了修正主义,走资派篡夺了党和国家权力,中国面临资本主义复辟的现实危险,为了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维护党的纯洁性,捍卫中国的社会主义,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结果造成严重错误。改革开放新时期,针对党内的不正之风及特权问题,党员干部腐败问题,党中央提出要聚精会神抓党建,从严治党,反腐倡廉等一系列自我革命举措,推动了党风和社会风气朝着好的方向转变。党的十八大之后,针对新形势下党执政面临许多新的重大风险考验和党内存在的腐败等突出问题,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强烈的历史责任感和巨大勇气直面问题与挑战,以自我革命的精神开辟管党治党新境界,坚决整治解决人民群众反应最强烈、对党的长期执政威胁最大的问题,清除党和国家重大政治隐患,使党的面貌焕然一新。所以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党的自我革命才能有坚实的立足点。

(四)人民立场是党自我革命的出发点。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除了人民利益,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做到不谋私利,才能从人民根本利益出发检视自己,克服缺点,改正错误,解决问题。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毛泽东在创建农村革命根据地过程中,就提出处理好党、红军与人民群众关系的重要性问题,强调红军作为一个执行革命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除了打仗以外,还要负担宣传组织和帮助群众解决实际困难等项重大任务。到了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深刻指出:“为了全党与全国人民的利益,这就是我们的出发点,就是我们的立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一切从人民利益出发,而不是从个人或小集团利益出发;向人民负责和向党的领导机关负责的一致性;这些就是我们的出发点”。 [11](P1094-1095) 新中国成立之后,他反复强调:共产党“就是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要半心半意或者三分之二的心三分之二的意为人民服务” [12](P285) 。针对党和国家机关中出现的高高在上,脱离群众的官僚主义,毛泽东曾尖锐地提出,官僚主义是人民民主的大敌,是“反人民的作风”,要把“这个极坏的家伙抛到粪缸里去” [3](P124) 。邓小平将“人民拥护不拥护,人民赞成不赞成,人民高兴不高兴,人民答应不答应” [13] 作为衡量一切工作得失的根本标准。他顺应广大干部群众的愿望,作出把党和国家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改变了中国的命运。江泽民和胡锦涛总结党的历史经验,强调必须始终紧紧依靠人民群众,诚心诚意为人民谋利益,在人民的实践创造中吸取营养,丰富和完善党的主张。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明确指出,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以“得罪千百人、不负十三亿”的责任担当,以巨大勇气直面问题与挑战,以自我革命的精神开辟管党治党新境界,以不忘初心赢得党心民心。正因为党始终从人民利益出发,勇于自我革命,党从弱小发展壮大,在腥风血雨中能绝境重生,在攻坚克难中从胜利走向胜利。

(五)开展党内批评是党自我革命的有效方法。如何在自我革命中解决党面临的问题,中国共产党提出坚持党内批评的方法。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毛泽东就提出“党内批评是坚强党的组织、增加党的战斗力的武器” [3](P92) ,主要任务是“指出政治上的错误和组织上的错误”,“要防止主观武断和把批评庸俗化,说话要有证据,批评要注意政治”。 [3](P90) 但由于以王明为代表的“左”倾教条主义者对持不同意见的同志“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因而扼杀了党内民主生活,给中国革命带来了严重损失。直到遵义会议,才开始在党内进行正常的自我批评。延安时期,毛泽东将批评和自我批评作为解决党内矛盾的重要方法,看作“是我们和其他政党互相区别的显著的标志之一” [14](P1096) 。为了正确开展党内批评,毛泽东总结提出了“团结—批评—团结”“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他还将批评和自我批评与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一起,确立为党的三大作风。从此,批评和自我批评成为我们党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有力思想武器。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在领导全党探索、开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进程中,都反复强调继承发扬延安精神,一定要拿起并用好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个武器,使我们党保持马克思主义执政党的先进性、纯洁性。进入新时代,习近平更是提出批评和自我批评是解决党内矛盾的有力武器,要借鉴延安整风经验,“以整风精神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奢靡之风来一次切实有效的大扫除。历史实践证明,批评与自我批评是党的传家宝和特有的政治优势。

(六)整党整风是党自我革命的有效形式。在如何推进自我革命问题上,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创造出整党整风的形式,反对党内存在的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党八股等严重影响党的事业发展的错误,加强全党马克思主义学习教育,发扬理论联系实际的学风,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总结党的历史经验教训,实现了在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新的团结统一,为争取抗战和民主革命胜利,奠定重要思想政治基础。解放战争时期,针对农村基层党组织和党员干部作风中存在的思想不纯、组织不纯和官僚主义,严重影响党的土地改革推进,影响农民参加革命战争积极性的问题,毛泽东结合土地改革进行“三查三整”的整党整军运动。通过新式整党纯洁了党组织和党员干部作风,改善了党群关系,促进了土地改革和解放战争顺利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我们党经常采用整党整风等方式,推进党的建设。改革开放后,为纠正“文化大革命”的错误,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我们党进行了思想路线的拨乱反正,在全党分期分批开展全面整党,成功开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回顾党的历史可以看出,在整党整风过程中,尽管发生过群众运动及过火斗争等问题,但这种通过自我整治、自我完善、自我净化的方式,解决党内矛盾、增强党的团结所发挥的作用是应该给予肯定的,是实现党自我革命的有效形式。

(七)民主集中制是党自我革命的重要制度支撑。民主集中制是党的根本组织制度和领导制度,是党的组织优势和力量所在。在党成立初期,党的活动方式就体现了民主集中制。1927年《中国共产党第三次修正章程决案》正式提出“民主集中制”。古田会议上,毛泽东强调“教育党员使党员的思想和党内的生活都政治化、科学化”[3](P92) ,实质上是民主集中制的要求。王明“左”倾错误统治时期,搞家长制、一言堂,民主集中制被破坏,中国革命面临严重危机。党中央和毛泽东到延安后,坚持民主集中制原则,既充分发扬民主,又实行正确集中,实现了全党团结和统一,为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文化大革命”结束后,邓小平总结教训,强调坚持民主集中制,“并且使它更加完善起来,是十分重要的事情,是关系我们党和国家命运的事情” [15](P312) ,提出用宪法、法律和党章确保民主权利。世纪之交,江泽民指出,贯彻“三个代表”要求,必须坚持民主集中制,建立健全科学的领导体制和工作机制,充分发扬党内民主,坚决维护党的集中统一,保持并不断增强党的活力。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胡锦涛强调,以改革创新精神全面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必须以健全民主集中制为重点加强制度建设。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进一步指出,民主集中制是我们党的根本组织制度和领导制度,是科学合理有效率的制度,是我们党最大的制度优势,是当代中国“第一政治制度”,明确要求党的高级干部要自觉做坚持民主集中制的表率,强调“民主集中制是激发党的创造力、保持党的团结统一的根本保证”。党的历史实践证明,民主集中制是党自我革命的重要制度支撑。这个制度坚持得好,党的肌体才能充满活力,党的事业才会兴旺发达。

五、中国共产党坚持自我革命历史经验的现实启示

今天的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面对复杂的执政环境和自身突出问题,习近平深入系统地阐释了党自我革命的核心要义,提出:“要以勇于自我革命的气魄、坚忍不拔的毅力推进改革”;“全党要以自我革命的政治勇气,着力解决党自身存在的突出问题。”[16] “中央政治局要在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方面为全党作表率,做勇于自我革命的战士。” [17](P190) 习近平强调“勇于自我革命,是我们党最鲜明的品格,也是我们党最大的优势。……要兴党强党,就必须以勇于自我革命精神打造和锤炼自己”[18]。在庆祝中国共产党百年诞辰之际,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之后,乘势而上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关键时刻,学习研究党自我革命的理论与实践及历史经验具有十分重要现实启示。

(一)新时代推进党的自我革命一定要有正视问题的自觉和刀刃向内的勇气。自我革命是党向自己宣战,自己反躬自省,解决自身问题,自己否定自己,自己扬弃并超越自己。这对于处于执政地位的中国共产党来讲,会面临许多难题,有些人甚至会认为这样做会不会让人们对党失去信心。但是如果有了问题讳疾忌医,不去解决,积重难返,更有毁掉党的危险。所以,新时代推进党的自我革命一定要有正视问题的自觉和刀刃向内的勇气,要有勇于自我革命的精神,真正找准问题和要害,特别是对于动摇党的根基、阻碍党的事业发展的问题,必须动真刀真枪,敢于向顽瘴痼疾开刀,刮骨疗毒,党才能获得新生,焕发生机与活力。

(二)新时代推进党的自我革命一定要切实加强党的集中统一领导。解决党内矛盾和问题,推进自我革命是十分复杂的事情和十分艰巨的任务,必须坚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尤其是维护领导核心的权威,才能确保自我革命的正确方向,这是根本原则性问题。所以,必须旗帜鲜明、立场坚定,坚持党的领导,决不能弱化、虚化、边缘化、甚至抛弃党的领导。要把集中统一领导与解决问题相统一,守正和创新相统一,严管和厚爱相统一,组织推动和个人主动相统一,以新的理念思路,新的办法手段解决好党内存在的各种矛盾和问题,充分调动激发广大党员干部建功立业新时代的积极性、主动性。

(三)新时代推进党的自我革命一定要以坚持党的创新理论为指导。百年来中国共产党自我革命的历史,是把马克思主义与党和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形成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党自我革命的伟大斗争不断取得胜利的过程。政治上的坚定、党性上的坚定都离不开理论上的坚定。今天的新时代,党要推进自我革命,必须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对照党章党规,按照合格共产党员要求,全面检视思想尘埃、工作不足、作风不实等问题,对检视中发现的问题即知即改。要学好悟透这一科学理论,武装自己头脑,坚定政治立场,提高党性修养。只有以创新理论照亮自我革命路程,才能确保自我革命沿着正确道路前进,才能取得满意的成果。

(四)新时代推进自我革命既要加强思想教育更要建立完善制度。重视政治理论建设和党员思想教育,是党推进自我革命中一条重要历史经验,必须坚持。但今天时代已发生变化,党内的矛盾和问题具有新的特点和表现。因此推进自我革命,我们在加强政治理论学习,提高党员思想觉悟和党性修养的同时,一定充分认识制度建设的根本性特点,切实健全完善制度、强化监督机制,敬畏制度,执行制度,发挥制度在自我革命中的根本性作用,达到自我革命的目的。

(五)新时代推进自我革命既要有前瞻性又要有自觉性。对于党内矛盾和问题,要有忧患意识,提早预见和发现,同时积极作为,自觉解决问题。中国革命胜利前夕,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提出“两个务必”,提醒全党务必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完成后,毛泽东又提出围绕经济建设中心任务开展整风运动,以便使党的本事更大,更好地担负起领导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任务。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都强调要调查研究,及早发现党内问题,积极主动解决问题。习近平更是强调,进入新时代,我们会遇到各种可以预料和难以预料的风险挑战,必须坚持问题意识和导向,及早预防发现,采取措施,坚持自我革命解决问题,才不会让矛盾变质,让事态扩大。

(六)新时代推进自我革命既要突出阶段性更要注重经常性。推进党的自我革命既要在一定时期集中开展一些重大活动,更要将党的观念、党员意识融入党组织的日常生活,融化在党员血液中和日常行动上。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开展了一系列重要教育活动,全面从严治党成效卓著。但全面从严治党更要注重日常,抓在经常,尤其要注重严肃党的日常政治组织生活,通过日常党的政治生活,让党员形成忧党之心,爱党之情,护党之行。中国共产党的自我革命是自己对自己的革命,只有进行自我革命,才能避免让别人来革命的“被革命”的危险发生。只有善于总结党的历史经验,善于依靠自身力量纠正自己的错误,我们党才能不断走向成熟和强大,更加具有生机活力,成为一个具有洁性、先进性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领导全国人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任务!


参考文献:

[1]周易正义[M].[魏]王弼,注.[唐]孔颖达,疏.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

[2]列宁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3]毛泽东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4]曲青山党史论集: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

[5]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6]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7]列宁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8]刘少奇选集:上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1.

[9]毛泽东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10]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

[11]毛泽东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12]毛泽东文集:第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13]石仲泉.邓小平与新中国七十年[J].中共党史研究,2020(02):84.

[14]毛泽东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15]邓小平文选: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

[16]习近平.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16-07-02(01).

[17]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2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

[18]习近平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以解决突出问题为突破口和主抓手推动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落到实处[N].人民日报,2017-02-14(01).


(此文刊发在《宝鸡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21年第3期,作者张全省系宝鸡文理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陕西省重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上一条:刘晓勇:共建美好地球家园

下一条:刘晓勇:我国发展有长期稳定的社会环境战略性有利条件

关闭